何侍郎将自己辛苦培育十几年的女儿嫁到谢家,原是想着她能够与夫君琴瑟和鸣,与婆母妯娌和睦相处,一生平安顺遂的,可眼下他的女儿却徒剩下一堆白骨,罪魁祸首正是昔日里得何式微敬重的婆母并一心追随的夫君。
    若说何侍郎对谢家、对谢侯爷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,纵使他与谢侯爷有着几十年的交情,如今这交情也遗失殆尽了。
    不过维持着两家的体面,未曾大打出手罢了,当下何侍郎没甚么表情道:“如今我们两家闹成这个样子,再继续做亲家想来也不太妥当,我如今只想将微娘完好无损的带回何家安置,便和离罢,也好不阻挡你家三子攀高枝。”
    最后这句话说得谢侯爷面上无光,他又自知心虚。
    “何兄这请求原本是无可厚非的。”谢侯爷谓然长叹道,“是我对不住你,可微娘一日是思贤的妻子,那白宛和白珍便还是我家的嫡女,若和离了,她们岂不就成了下堂妇的孩子?”
    他说这话其实是有私心的,当下里谢家的名声因为何式微的事情,可谓是败坏到了极点,若留着何式微在谢府,将来总还有弥补的机会,譬如在何式微的身后事上,谢家做出些什么,总还能挽回些名声。
    若何式微的尸体被带回了何家,谢家却是丁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和离,并非是休弃,且要说到休弃上,也合该是我家微娘休弃你那不中用的儿子。”何侍郎说起这话来是一点都没有客气,“当年里你我两家为邻,互帮互助时常有之,你那年迈的老母亲病重,因拿不出钱财支撑昂贵的药材,还是我慷慨解囊,不顾着自己家已然接不开锅......”
    “后来你家纵使发迹了,可我想着谢侯爷合该是念着恩德的人,纵使我家微娘是高嫁了,你们也该好好儿待着她。”
    “可谢夫人就是这样待我家微娘的?”
    “谢侯爷如今又有什么脸面留着我家微娘困在你们何府上?”
    谢侯爷被何侍郎问的噤了声,他们从前是以“兄弟”相称,可这一回何侍郎却称呼他作“谢侯爷”,谢侯爷知道两人那些年里的情分是真的没了。
    一时又有些羞恼,若不是谢夫人做下的这事,他们至于这样吗?
    毕竟真的如何侍郎所说,当年清贫时两家的关系是真的极好,何侍郎也确实对他多有帮助。
    “也罢,这事我且遂了你。”谢侯爷道。
    何侍郎又说:“不止,我还想将白宛和白珍给带回去,这是我家微娘留下的唯一的两个孩子,恐在你们谢府受了欺负。”
    “这不行。”谢侯爷道,“白宛和白珍是谢家的孩子,谢家人都还在呢,怎么能住到外家那里。”
    何侍郎讥诮道:“我这也是为了你家三子好,毕竟白宛和白珍对他来说,想必就是个拖油瓶,带着这两个不好找下家,可对我们来说,白宛和白珍却是至宝。”
    “再者说了,我更不想看到这两个这么乖巧的孩子再被她们的父亲责打。”
    谢侯爷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可的身子又不大好,一时竟是咳个不停,只是他依然很坚持。
    “我明白何兄的担忧,只是白宛和白珍也是我的嫡亲孙女,我万没有看着她们被人欺负而什么都不做的由头来,且如今我夫人在狱中,她即便想做什么也做不到,至于我家三子,我自能管得住他。”
    “要不你看这样,且给我这么个机会,若等以后白宛和白珍再被受欺负了,你将她们带到何家也不迟。”
    他甚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何侍郎的面色,生怕他说出个“不行”来。
    因为何侍郎与谢侯爷在书房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关门,谢慎与李式微寻到这儿便也没有让人知会谢侯爷一声,径直便走了进来。
    他们刚巧便听到了谢侯爷后头这句话。
    谢慎很是不留情面的对谢侯爷道:“从前何氏在嫂嫂跟前受欺负的时候,何尝不是在兄长的眼皮子底下,却也没见兄长站出来为何氏说过什么话。”
    其实那时候谢侯爷未尝不曾替何式微说话,到底是至交的女儿,只是那只换来了谢夫人后来越发变本加厉的教训来。
    后来谢侯爷的身子越发亏损的厉害,渐渐的便管不了,也不想管了。
    奇怪的是被谢慎这样当着何侍郎的面戳破,谢侯爷竟没一丝恼意,反而“嗯”了一声。
    他又说:“从前是我没防备,可这一回不一样。”
    “何伯父的担忧不无道理,兄长不想谢家的女儿流落在外也是可以让人理解的,如今我们两两相争不下,倒不妨想想怎样才是对白宛和白珍是最好的。”李式微听着便劝解他们道,“留在谢家,白宛和白珍可以得到优渥的生活,再说到往后的婚配上——虽然嫂嫂和白氏她们做下那样的事情,多少会对谢家姑娘们的名誉造成许多影响,可这并不包括白宛和白珍,她们毕竟是受害者,甚至于还会因此得到人们的许多怜悯。”
    “而在何家,或许因为何氏自小出生在那里,她们也会有更多的归属感,只是何家清贫......”
    这确实是个极现实的问题,何家先前有大郎支撑着,面上勉强还能过得去,而今分了家,如今的何家,全靠何侍郎一个人拿着那微薄的俸禄,至于何家二郎——原还在一清水衙门里任职,好歹能顾着自己,只是他为人太过耿直,得罪的人又太多,至沈熹微去世后,越发的颓废,并辞了官,本质上也是个啃老的。
    因此本质上的何家,如今就靠何侍郎一个人撑着,亏得家中没有男孩子,只有何凝儿一个,若是将白宛和白珍再领进门,难免有些独立难支。
    这还是在何侍郎不生什么大病,身体一直康健,可以顾着这一家子的情况下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何侍郎难免有些犹疑。
    毕竟若万一他在白宛和白珍未出嫁前边撒手人寰,那白宛和白珍少不得又被送到谢府里,那这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便不将人给接走。

章节目录

侯门弃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耳根小说只为原作者苏晓小w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晓小w并收藏侯门弃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