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鹿一行人天黑之前赶到了秋舒城,而秋舒城的情况与之前的城市大径相庭,一样的空寂,一样的破败。
    长时间未打理的绿化丛肆意生长,有些已经覆盖到道路上了。
    道路中央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撞得面目全非的车子。
    有的甚至发生过爆炸,只余下部分漆黑黑的残骸。
    让人感觉既凄凉又有一种被世界遗弃了的孤独感。
    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众人具是无所适从,这是一个国家的权利中心啊,昔日有多繁华如今就有多破败。
    光鲜亮丽的大厦已褪去昔日的色彩,看着荒凉。
    他们挑了一个还能看的过眼的酒店入住了进去。
    里面也是一副人间炼狱,到处都是血迹斑斑。
    在高温的作用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,他们在三楼收拾了四间看的过眼的房间后,众人聚在一起吃了晚饭就早早的回房间休息了。
    白鹿是和安美西和梁欣一个房间,经过一路上的相处小丫头梁欣很是喜欢和安美西一起玩,对于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没有异议的。
    房间是标准的双人间,里面有两张床,白鹿让安美西和梁欣一人睡一张床,而她在小沙发上盘腿坐下。
    安美西自然明白白鹿的意思,她这一路上一刻不停的在修炼,都不带睡觉的,众人早就习惯了。
    一开始安美西也是特别来劲儿,跟着大家修炼可惜如此静坐了两天后毫无气感也就放弃了。
    也就是闲暇时不死心偶尔的练一下。
    这个酒店的蓄水池里有水,所以三人痛痛快快的洗了澡。
    白鹿看着两人睡了,这才起势闭眼修炼起来,说到修炼她如今这幅身体资质奇佳,简直就是个练武的奇才。
    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修炼至四重境了,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点难,可后来那速度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样蹭蹭往上窜。
    与传说中的飞檐走壁也相差不离了。
    所以她是不浪费一分一秒的修炼,争取在到星城前修炼至六重境。
    有白鹿在,也不用大家守夜,于是该修炼的修炼还好眠的好眠,一夜就行这么过去了。
    早上众人早早起床,今天他们要去城里转悠一圈,这是之前计划好的,直接去星城。
    可是到了外面却发现城中的道路不好走,车子无法到达的地方很多,靠走路显然不现实,于是白鹿就让大家开车绕道去城北的立交桥那边等她,她自己去转一圈然后在那边回合。
    立交桥是链接星辰和秋舒城的一个重要交通线,不过距离点远,想来有的走。
    众人也知道她的实力,没啥好说的就同意了。
    而最近除了空城很少看到那些怪物,所以大家还是比较放心的。
    交代好大家,白鹿就提气几个起跳间消失在众人眼前,望着白鹿消失的背影众人很是羡慕啥时候才能达到人家那个水准啊!
    虽然这是白鹿第一次使出轻功,但适应良好,很快就找到了窍门,不要太自如。
    虽然说是轻功,也就是调动体内的内劲运行至双脚上,让人起跳的更远更高而已,而且掌握的力度方向那就能给人一种像是飞一样的感觉。
    虽然不是真正的御空飞行,不过已经很好了,最起码速度够快,因为她已经在几个起跳间上了一座大厦的顶楼。
    从上面俯视半个秋舒城收入眼帘,她辨别了一下方向直接朝着秋舒城中心而去。
    一个城的中心是很繁华的,百层高的大厦比比皆是,她随便挑了一座攀了上去。
    这城里的气不对劲,她从踏入秋舒城开始就注意到了,但当时不太确定就没做结论。
    而如今现在这中心那不舒服的感觉愈发明显了。
    空气中的气体黑色的阴气较盛,而且其中夹杂着暗红色的煞气。
    按道理来说煞气是不会存在于一个国家统治的中心城里的,国家的中心便是民心所向之处,这里信仰之力最多的。
    而奇怪的是空中丝毫感受不到能让人温暖舒适的信仰之力,而是煞气很明显。
    这样她摸不着头脑,这信仰之力一般都是各有其主,别人是夺不走的。
    这也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
    不得已她将这城中心里里外外搜寻了一遍,然而毫无眉目,而且眼看着快要天黑了,只好先去和众人汇合了。
    看来只有先去星城了。

章节目录

位面管理平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耳根小说只为原作者清樾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樾公子并收藏位面管理平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