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翊没有转身,背影在黄昏的影衬下,在新房里投下了一个很长的影子,让本应洋溢在新婚幸福里的东亭,看得莫名的心伤。
    苏西说,自己独自一人在深宫之内,只有这个临翊,对自己是最掏心置腹,无论什么事,都可以对她分享,无论遇上什么事,临翊必两肋插刀。
    这临翊的阿耶才西逝不久,如今两人结伴而来,苏西搂着嗣父母和两位阿兄,她却只能就这样看着。
    东亭觉得这个背影实在让自己看不下去,走到她的身后,手环过她的腰身,道:“苏西就像是一个从没离开过高家的女儿一样。”
    “嗯,她在张淑妃跟前,也是毫不忌惮地说着高家如何好,我还不相信,但是现在,我确信无疑了。”临翊眼里流露出羡慕。
    苏西似乎觉察到了临翊的寂寞,转过头来对她喊道:“临翊,快来!”
    临翊摇摇头,东亭却把她轻推了出去,道:“去吧,她喜欢和爱的人一起分享快乐!”
    临翊第一次听这话,分外觉得这一家子莫名的温暖,或许真是那句话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    苏西见她还不挪脚,急得跑了过来,拉着她就往高聪和姚氏的方向跑过去。
    苏西娇嗲地对姚氏道:“阿娘,这是临翊,是我在萧齐认识的好朋友。临翊,这是我阿娘和阿耶,这是长兄高长云,这是今日的新郎高叔山。”
    临翊道:“高侍郎,我们又见面了。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高家二郎,苏西,你当时可把我骗得要死要活的。”
    高聪拉着家人,对临翊行礼道:“高聪携家眷见过郡主殿下。”
    “郡主?啊,殿下,我等有眼无珠,怠慢您了。”姚氏鞠躬道。
    “姚娘子不必多礼,我等前来这里,并没有告诉他人,所以我也不是什么齐国郡主。”临翊扶起姚氏道。
    临翊走至高叔山跟前,拿出一个锦囊,道:“这是齐君官家赠予你的新婚之物,官家说,望你与新娘子百年好合,白头偕老。”
    苏西和姚氏正不知说些什么,听见临翊这番话,好奇地转身,道:“什么?法身让你带什么了?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    “你这般毛手毛脚的,万一路上丢了,可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别这样看我好不好,我好歹也算是他姐姐……”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你是他姐姐……”
    两人斗嘴的样子,看得在场的人直发笑。
    高聪道:“郡主,我和长云还要回前堂去招待客人,就委屈您先在内堂了。”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高侍郎您忙去吧。”临翊回礼道。
    姚氏让小琴把新房的门关上,东亭只得还留在新房内,眼巴巴地看着苏西被姚氏拉回了自己的院内。
    姚氏将苏西拉至自己的身边,再一次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女儿。
    苏西摸着这已满布皱纹的脸,道:“阿娘,您怎么老了这么多?是在府里的下人惹您生气了吗?”
    姚氏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了下来,她道:“阿娘是想你呀,也不知你在齐宫怎么样了,我常和你阿耶说,苏西这般性子,宫里的人整日都端着架子,你可怎么呆得下去?”
    “可我还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呀,不是吗?阿娘,您年纪大了,不要为我担心了,好吗?女儿长大了,会自己摸着路走下去的。”苏西道。
    临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一声不吭地端起了茶,细细地泯了一口,淡淡的茶香瞬间填满了整个口腔,但仍扫不净她内心覆盖着的一丝阴霾。
    姚氏突然道:“苏西,你可知蒋侍郎现在怎样了?”
    苏西显然没料到姚氏这么快就把蒋少游提出来问,她摇头,道:“不知道,我为什么要知道?”
    “你,回来后没有和他联系过?”姚氏又问道。
    “阿娘,我给您选的那戏,好听吗?”苏西拿起一个橘子,反手就扔给了临翊。
    临翊看也不看,伸手就接住。
    帅气的动作,看得姚氏和堂里的女仆们目瞪口呆。
    姚氏道:“看不出郡主还有此等身手?”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,临翊在齐国里,有她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的。”苏西道。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姚娘子,您这个女儿呀,就是喜欢这么胡编乱造。”临翊道。
    姚氏抓过苏西正在剥橘子的手,道:“苏西,你年纪也不小了,在齐宫里,那个太妃,没给你相一门亲事吗?”
    “阿娘,我不想嫁,我不嫁才有可能再回来看您,要是我嫁了,我想见您都只能在梦里了,您想这样吗?”苏西正儿八经地看着她的眼睛,道。
    姚氏听了这话,觉得又似乎有点道理,临翊却见了直想笑,又开始胡编了。
    “那郡主呢?郡主也应该和你这么大吧?”姚氏道。
    “阿娘,您怎么开始操心这些。对了,我的外甥们呢,嫂嫂,您怎么把他们藏起来了?”苏西对崔氏道。
    崔氏却看了看姚氏,道:“是大家让我不要把他们带来,小孩子嘛,总会童言无忌,要是把你回来的消息无意间说了出去,怕会……”
    苏西却不怕这些,只道:“我难得回来一次,外甥也不让见,阿娘,您是不是太紧张了,快让他们进来!”
    崔氏高兴地应了一声,转身出了门。
    “苏西,你不要回避我的问题,今日蒋少游也没有来这高府之中,听你阿耶说,他已经和这平城的富商李诚甫之女李子禾订婚了。”姚氏道。
    苏西脸上没有看到任何变化,她平静地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为什么还要和他联系?不避嫌吗?”
    “苏西,这建言,阿娘以为你还在等他。”姚氏小心翼翼地道。
    苏西微微叹了口气,道:“我已经不是一个可以自己作主的人了,虽然,在齐宫内,太妃还是听我一言半句,哪日她去了,我就彻底没有自由之身了。”
    房内一片寂静,只有滴漏在提示着时辰正在一滴一滴地流逝过去。
    廊内传出一阵小孩的欢闹声,苏西的脸瞬间被笑容覆盖,她跑至门前,对一个童男和一个童女伸出了双手。
    两个小孩也不知道刹车,直往她的身体撞了上去,把苏西推倒在地。
    苏西和两小侄儿玩得不亦乐乎,姚氏趁着苏西不注意,坐到了临翊的身边。
    临翊知道她想问什么,先说了:“姚娘子,我知道您想问什么,苏西一回来,就已经去找了蒋侍郎,您说的那些,她自己亲眼所见了,是不是死心了,现在也不好说,只是,她现在的心还在裂着,所以不要在她面前提了罢?”
    “唉,我把她养大的,何尝不知她心里所想,嘴里说没什么,可是脸上全都摆着的呢。郡主,您能不能和我说实话,她在齐宫里过得可好?”姚氏道。
    临翊看着在地上滚成一团的苏西,道:“是真的很好,太妃和官家,对她百般纵容,以前先帝在世时,也是宠爱之极,就说今日新娘子那嫁衣和头饰吧,先帝本就不喜如此奢侈的东西,也不许宫里用度这些,可是只要苏西想要,他一概满足,不发一句。”
    “可不是听说萧赜,啊,不是,是你们的那先帝,脾气可不大好……”姚氏一时口快,说漏了嘴,偷偷地望了一眼临翊。
    临翊觉得这姚氏和苏西的性格,真像两母子,虽然不是亲生,但心直口快这个性子,却是如出一辙。
    “虽然先帝脾气不好,但对苏西,他是没有说过半句不好,苏西刚进宫那时,对他多有顶撞,但先帝依然想百般讨好她,甚至……甚至他临终时,握着的,是苏西的手。”临翊说着说着,眼就红了。
    姚氏却听得满意了,还好还好,之前的诸多担心,都化为乌有。
    两侄儿玩得累了,崔氏让下人把他们带了回去,洗把脸,先去睡一会,想着一会儿等婚宴散席了,大家好一起吃饭。
    这会来了个不速之客。
    卢尚之今日,也是被邀请之列,只是,他已有了结发之妻,南阳郡公郑羲之女郑容和。
    正在与众官畅谈的卢尚之,看见主人家高聪和两个儿子匆匆忙忙地,把前堂之事交予下人,就往了中庭去了。
    不一会儿回来之后,三人满面春风,似来了某一位贵人?莫非,是她回来了?
    看那新娘子身穿的嫁衣,不出意外就是出自苏西之手。
    自己妻子郑氏看到这身衣裳,眼都发光了,“啧啧”的赞美之词不绝与耳。
    卢尚之觉得自己的直觉应该是没错了,找了个无人注意之地,遛进了高府中庭。
    正巧着,崔氏的侍女牵着两人的儿女走了过来,侍女似遗留了些什么,想回头去找,哪知这一儿一女却不愿回去了,一屁股坐在了草上,不愿再动。
    侍女只得交待了两人,不许离开,一阵小跑地往内堂里去。
    卢尚之见这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跑至小儿郎的跟前,问道:“小郎,你家的姑姑是不是回来了?”
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?”小儿郎道。

章节目录

无端又被西风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耳根小说只为原作者绾舞LC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绾舞LC并收藏无端又被西风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