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是周末。
    接到余念的电话时,时简简正在出租车上。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啊?”余念有点委屈,自家闺蜜这态度也太冷淡了。
    “我一会儿还有事呢。”
    “有事?”余念立刻八卦起来:“是不是要跟你家那个小男朋友约会?”
    “不是,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
    “就是听说了你在申大力破谣言的英雄事迹,打电话来膜拜一下呗!要我说,你这危机处理速度,比我的危机公关团队厉害多了!”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你老实交代,你现在要去见谁?这么心不在焉的。”
    “一个老朋友,你不认识。不说了,我快到了。”
    说完,时简简毫不留恋地挂断电话。
    下了车,她走进商场顶层的一家露天咖啡馆。
    看看时间,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。
    这里的视野很好,可时简简却分毫没有欣赏美景的闲情雅趣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温骁是踩着点走进这家商场的,路上堵车,所以迟了些。
    未曾想,欲要往顶楼那家露天咖啡店去时,被人半道上给劫了下来。
    “陆……陆少?”看到陆煜,温骁有些意外:“你是来逛商场?”
    “温叔叔,有点事我想跟您谈谈。”
    “实在抱歉,我今天有约了。我们不妨约明天,或者今天晚些时候。你有我的联系方式吗?”
    “有些事,我必须要在您见简简之前说。”
    温骁有些不可思议:“你认识时简简?”
    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    温骁努力平复自己的震惊:“好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已经到了约定时间,时简简却突然收到了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。
    温骁:抱歉简简,温叔叔今天临时有点事,可能要迟到一些。
    简简:没关系,我今天没有其他事。
    回了消息后,她又让服务员帮她添了一杯热咖啡。
    初春,乍暖还寒时候。
    冷风拂过,她手心冰凉,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
    敛敛外套,她捧起面前那杯热咖啡,才觉得舒服了一点。
    时简简和温骁碰面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。
    二人落座,寒暄几句后,时简简率先切入了正题。
    “温叔叔,您今天特地找我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时简简嘴上问着,心里却猜测是有关关阳的事。
    温骁有些为难,原本他的确是为了关阳的事,可被陆煜中途一搅和,他已经完全丢掉了此次见面的初衷。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最近我跟你弟弟在计划着,能不能一起做一档法律类访谈节目,想来听听你的意见。毕竟你以前是个经验丰富的律师。”
    温骁是一名记者,曾多次深入险境,深入挖掘了不少社会真相,为保护社会弱势群体作出过不少突出贡献。
    也因此,他被誉为“华国之光”。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时简简有些失落:“这事穆凡还没跟我说过。”
    “不会太麻烦你吧?”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时简简摇头:“若能帮上你们,我乐意至极。”
    接下来,二人一直在谈论工作上的事。
    中途,有侍者过来给二人添咖啡,不小心将温骁的公文包撞倒在地。
    有一些零散的文件从包里探出半个脑袋。
    时简简下意识准备去帮温骁捡,却被温骁赶在了前面,自己先捡起来收好了。
    她浅笑,也没在意。
    直到临别前,温骁才问道——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万伊人,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此前,时简简托温骁查了查学校论坛里那张照片的发布者。
    这一查,不仅查出了万伊人,也查出了万伊人的家庭。
    当初,关阳出事时,正在万氏集团的工厂仓库里工作。
    心源性猝死!
    “她现在是我的室友。”
    温骁沉默片刻,有些不知如何宽慰对方。
    他心知,直至现在,时简简还把关阳的死,归咎于万氏集团的无情压榨。
    在这种心境下,要跟万氏集团的女儿同处一室,谈何容易?
    良久,他才说了一句:“简简,你不如搬出去住?”
    “没必要。关阳的事,万氏已经付出了代价。”
    时简简成为律师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万氏算账——不仅让对方承担了巨额补偿款,也让万氏集团的企业声誉一落千丈,市值缩水过半。
    这件事,至此为止!
    时简简并不打算深究下去。
    “简简。”温骁语重心长道:“我从小看着你长大,在律师这个行当里沉浮了这几年,却还能一直保持初心,懂得宽恕,我很欣慰。”
    时简简无奈一笑,望向远方。
    初心是什么?她早就不记得了。
    现在,她不过是一个逃兵。
    没本事制敌,为了自保,只能逃回校园。
    彻头彻尾,一个逃兵。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    二闲明天要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啦,宝贝们为二闲加油呀~
    必胜!
    等二闲凯旋!

章节目录

陆夫人又被甜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耳根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世闲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世闲陈并收藏陆夫人又被甜齁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