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竹绕梁,觥筹交错,一处房间内,闻人升三人正在被殷勤地招待着。
    身后是低眉顺眼的侍女,个个都是唐装打扮,完全是万里挑一的标准。
    旁边是说着恭维话的两个东岛华族,汉话标准,十分中听。
    受到这样的招待,闻人升立刻就明白过来,为啥前世的麦大爷会快速松掉握在手中的狗链。
    除去利益之外,这种心情上的愉悦因素,也不可小觑。
    就像陈吴两位同伴,脸上都在露出笑容,与旁边的人轻松地谈论。
    大概是觉得问题不大,东岛的上层仍然掌握在手中。
    唯独闻人升不会掉以轻心,这些家伙最喜欢玩的就是两面三刀,算是将这种术发扬到了极致,方便以小博大。
    坐在主位的德川家幸见着宾主尽欢,示意一下,等到场面微微安静,才开口道:“感谢三位宗国来使的无私支援,我父天不假年,惨遭逆贼杀害,还望三位为我们查出真凶,不能放过一人。”
    “家幸大人客气了,我们只是辅助调查,这事还要以你们为主。”陈巡察开口道。
    其他两人微微点头,这是来时候的基调,既要查出真相,又不能过分涉及其中,成为靶子。
    不然的话,他们也不会操控傀儡而来。
    谁不知道现在这里是个漩涡,很容易会出现二次、三次刺杀的案件。
    当前又不同古代,即便是异种专家,在现代刺杀手段下,也是脆弱不堪。
    德川家幸闻言,眼神中闪过一丝喜色,随即掩盖下去道:“我们已经初步调查出一些结果,卷宗随后就调给三位上使,今晚就先让我们略尽地主之谊。”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老子死了,当儿子的都不着急,他们这些外人干什么要着急?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一处密室内。
    德川家福,这位已故将军的三子,正在和两个白人商议着。
    “我父亲真不是你们杀的?”他目视着对方。
    “绝对不是,我们向来友好,从来不会干预你们内务,又怎会杀害将军大人?”其中一个白人,年纪较大者坚定地摇头道。
    “鲍里斯阁下,我们施展过大预言术,只能找到一些痕迹,却看不到凶手,这种隐藏的技术手段,只有你们才有吧?”德川家福不信道。
    鲍里斯盯着对方道:“中纳言大人,神州人一向喜欢窃取我们的技术,他们也会有的。”
    “他们没有动机,实际上他们很少管我们。”德川家福摆了摆手。
    “那就是天命社的人,从某个渠道窃取了这种技术。”鲍里斯敷衍道。
    “混账,你当我是傻子么?这样厉害的技术,没有你们的默许,他们能够得到?”德川家福恨恨道。
    “他们渗透的很厉害,毕竟普通人很相信他们那一套,大家都眼红异种者的好处,有钱有寿命,所以他们生生不息,连绵不绝,犹如长江黄河,我们也没有太好的根治办法。”鲍里斯双手一摊道。
    “那些都是奸贼,红眼病,我们能保有异种,那是祖宗几十代人的努力,难道他们只凭一代人的努力就要抢走么?”德川家福听到对方提起那些人,突然大骂道。
    “不过,他们也是有用的。就像现在,如果正常情况下,您怎么可能这么早就有机会继承将军的位置?将军至少还要再统治东岛一百年啊……”鲍里斯低声道。
    德川家福顿时停口,呼吸似乎粗重起来。
    鲍里斯见状,心中不屑,果然如此,即便是异种者,一样逃脱不了权力的诱惑。
    寿命延长,权力对人的诱惑,只会更重,而不会变轻。
    掌握权力的人,享受到权力滋味的人,几乎没有不希望自己长生不老的。
    如果真的长生不老了,他们能放弃手中权力么?
    不可能的。
    这个将军三子也不可能例外。
    这是金钱没法比拟的。金钱再多,很多人也不会低头,但权力就不同了,很多人不低也得低。
    对方现在只是一个中纳言,是一个文职官员,从三位,上面还有一大堆更高的职位。
    这正是对方那个将军父亲的措施,他不会给活着的儿子太高的官位,兄长家幸,也不过是大纳言而已。
    而对方的长兄德川太郎家和,却是被命令出家,为将军祈福,结果福没祈来,祸先临头。
    将军会有这个下场,大概与那位倒霉的太郎家和,常年不断的怨念有关。
    而在这时,德川家福果然说道:“我明白了,这事,肯定与我那个大兄有关,他当前出家,不知道背地里做过多少诅咒父亲的恶事……”
    鲍里斯微微一笑,果然如此,先联合第二,把顺位第一的干掉,再干掉第二,继承权就是这位三子的。
    “我们会帮助您查清这事的。”他立刻心领神会地说着。
    他们扶植这个将军三子,为的不就是今天么?
    东岛人的主要力量和财富还是集中在上层,他们也不可能去走底层路线,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上层人物。
    而这个三子,因为继承将军位置的可能性低,风险更大,但投资成功,回报更大。
    对方已经暗示过,一旦上位,就会部分对阿美利加做出倾斜。
    当然这些上层人物的话,听听就算,想让对方就范,得用其他方法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又说过几句后,鲍里斯和另外一个白人属下,随后离开密室。
    德川家福摸着下巴,看着对方的背影,突然脸色微微一冷。
    他那张年轻俊郎的脸,慢慢变幻,露出一张东岛人最熟悉不过的脸庞,老相端主,又有着威严——将军大人!
    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将军!
    没人知道,东岛家的将军,一直都是个人形傀儡,而操控他的,就是他自己的三子,这是一个亘古传下来的铁律。
    靠着这一手段,他的家族稳稳传承了几十代人,是真正的万世一系,比神州人所谓的皇帝强多了。
    在他看来,所谓的上国皇帝,都是些蠢物,只贪图表面上的荣耀和权力,却将所有的危险,都集中在自己身上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记起去年有个神州人说过的舰中三策。
    那是后来在上层之中,传出来的,“荣、隐、扩”,他的家族用的就是“隐”字诀。
    显者不持久,做事越多,怨恨越大,这是人类社会的定律。
    “是个聪明人,神州代代都有天才。真是可惜,若是没有异种,我们东岛还能利用机会崛起,但是有这东西,却是彻底绝了崛起的机会,真是让人爱恨不得啊……”
    一脸老相的将军,口中唏嘘着,把脸一擦,换回三子的年轻面容,起身走出密室。

章节目录

神秘让我强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耳根小说只为原作者木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恒并收藏神秘让我强大最新章节